心靈花園公益項目
Garden of the Heart & Soul
新聞詳情

新聞詳情

承諾 · 踐行

【深度好文】對兒童的早期幹預是一項搶救性工作丨高岚

 二維碼 30078
作者:高岚來源:第一屆心靈花園志願服務公益論壇網址:http://caifu55864.cn

【深度好文】對兒童的早期幹預是一項搶救性工作丨高岚



微信圖片_20190522201421.jpg


大家好。我今天的題目是:德而行,誠至遠。為什麼選德、誠兩個字呢?即使到今天,關于我們的心靈花園孤殘兒童心理援助項目,我們仍然很難跟大家說“就從這條路走吧”。我覺得,每個人都要真的回到自己的内心,回到自己的福利院,回到自己的孩子,這時,我們才能真正地了解志願者應該在哪裡。



微信圖片_20190522200419.jpg



微信圖片_20190522200406.jpg

從心理上來講,當一個人沒有父母的時候,似乎沒有任何人要對他承擔責任,他也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絕大多數孤兒都面對一個共同議題,那就是被遺棄,“你不是我想要的”、“我接納不了你”。在我們的工作中,我們總是強調,抱持是最重要的。為什麼?這個生命來到你面前,你要接納他。這是一件具有絕對意義的事件,我是指心理層面。


作為志願者,我也一樣,抱持一個這樣的孩子并不容易,甚至非常艱難。比如,我曾經有一個工作對象,腦癱的孩子,他行走困難,并且身上總是帶着尿味。所以,每次他走向我,我心裡都會犯惡心,并且打嗝。我忍不住。這個孩子當然會看到。我怎麼辦呢?我需要好好地跟這樣一些感受待在一起。


又比如,在廣州福利院的時候,我在嬰兒班開展過工作。有些嬰兒因為先天性心髒病而被扔掉,他甚至是經不起手術的那種,隻能好好養着,如果哪天他快不行了,也救不了。我用奶瓶給這樣的孩子喂奶。你知道,一碰到奶瓶他就會拼命吮吸,可他又有呼吸困難,醫生交待不能讓他吸得那麼快。一方面,你抱着他,你怕他吃不飽而難受,另一方面,醫生告訴你不能過于急促。這時,你的抱持的限度在哪裡?


微信圖片_20190522200428.jpg


還比如,曾經我也帶研究生跟腦科醫院有過合作,對象是腦瘤後期的孩子,在醫學上都被判定為必死無疑的孩子。那時,我的心裡也是非常糾結,對于醫學上判死刑的孩子,你是讓他好好走,還是讓他能活一天是一天。抱持在哪裡?面對這些因為有困難、有缺陷而不被抱持的情境,你去抱持,真的非常不容易。


也許,你們會記得,有些孩子會被國外收養,他們如何?有很多适應良好的,也有非常困難的。我知道一個孩子,他8歲時被領養,他有一些問題,他的養父母給他很好的醫療和教育,但是,他非常憤怒。他說,我甯願在中國餓死,我甯願在福利院受虐待,我也不願意在美國。他一定遇到了很多困難,比如語言、生活習慣,等等。他有很多的混亂,他的養父母非常崩潰。這時,又如何抱持呢?


微信圖片_20190522200431.jpg


人格與自我功能


關于我們心靈花園孤殘兒童公益項目,我們要想:我們能做什麼?在多大程度上做?我個人認為,我們能做的部分,在于這些孩子的心理與人格發展。


人格這個概念一點也不抽象,它意味着,一個孩子,無論他性别如何,是否殘障,他不必完美,但如果他的人格是健全的,那麼,他能夠用自己的力量做事情,用自己的方式過一生。


這對福利院工作來說非常重要,在福利院,14歲即意味着一個孩子要從兒童福利院離開和轉往社會福利院。據我了解,各個福利院遭遇到的最困難的年齡段都在青春期,可能遇到非常嚴重的問題。孩子小的時候因為行動不便或者活動能力限制,我們覺得還好,我們能夠限制他們或者處理他們的問題。但是青春期以後,性發育問題、自我問題變得額外引人注目,包括原始性憤怒。我們可能發現,這時候,我們幾乎沒有辦法跟他建立連接,因為這些原始性憤怒跟他嬰兒期的情緒有關。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講,這是因為兒童的人格發展在早期就出了問題。如果大家有機會去福利院工作的話,大家将會看到,比如2歲多的孩子,他們很多都會不停、不停地自己點頭、搖頭,或者坐在、趴在地上,晃動身體,甚至往地上磕自己,我們把這叫做以自己的身體作為刺激他本身的工具。這在福利院是一種非常明顯的、大範圍的現象。如果是普通家庭的孩子出現這種情況,我建議你馬上帶他去做輔導,因為他的自我發展非常脆弱和危險。


微信圖片_20190522200435.jpg


随着年齡往後推移,我們看到,許多福利院的孩子存在動力缺乏的問題,比如我們志願者經常表達出來的反移情問題“我怎麼就推不動你呢”。又如有些個案,他們到了可以、并且有能力工作的年齡,但是他們對工作毫無動力。我後來想,也是,他為什麼要去工作?他的需求在哪裡?他似乎對與社會、與他人建立連接沒有需求,對生命也沒有需要。在福利院,不乏發展與适應良好的孩子,但有更多需要我們更早地敏銳覺察和幹預的孩子。


這麼多年下來,我覺得,人格與自我功能的部分是心靈花園公益項目要關注和下功夫的最重要部分。如果我們不能協助這些部分的成長,不能幫助孩子們回到他們自己的能量裡,那麼,我們所有的工作都是空的。


心理發展


對福利院的孩子來講,如果他能表現出他那個年齡段應有的狀态,就是很好的。福利院目前的普遍情況是,孩子們的認知、情感與行為發展,遠遠低于他的年齡水平。這跟福利院能夠提供的刺激水平以及個性化教育水平有關。


微信圖片_20190522200438.jpg


我對我們在福利院的工作有一個期望,孩子們發展到他們可以發展到的水平。比如,我以唐氏綜合症的孩子為例。如果是重度唐氏并發智力障礙,這是很困難的工作,我們協助讓他的情緒能夠流淌,就很好。如果是輕度唐氏,比如,前段時間,心靈花園公益項目公衆号上分享過紀錄片《福利院的孩子們》,其中有個孩子被美國家庭收養,她非常可愛,應該是輕度唐氏,如果給她一個好的成長環境,即使帶有缺陷,她也可以實現一定的學習目标,并且發展很好的情商。


無論我做臨床心理咨詢的教學,還是心靈花園志願者指導,我都希望大家心裡有一杆标尺,關于孩子們的正常發展水平。這樣的話,我們可以更好地評價這個孩子是什麼情況,以及他可能的最好情況是什麼,這對我們的工作有非常大的幫助。心靈花園公益項目将會加強對志願者在這方面的培訓與工具支持。


下圖是家庭養育背景下的、21個月到14歲兒童的行為問題分布。大家可以了解、參考。我們目前找不到福利院背景下的數據。我希望心靈花園公益項目在未來可以對相關數據進行調查、研究,用以更好地指導我們的工作。


微信圖片_20190522200441.jpg


不知道各位志願者在跟福利院的孩子們工作的時候,有沒有留意過這些行為問題?有些是非常嚴重的。


我舉一個例子,遺尿。我想,很多人覺得我們是去做沙盤的,所以對軀體性問題不太關心。從發展心理學來說,如果一個孩子的感官在2歲以前非常受限制,那麼,他的身體性反應将會比較麻木。尿不濕是福利院最大量的消耗品,但是,仍然不夠。很多企業會給福利院捐贈玩具、畫筆,我特别倡議大家捐贈更多的尿不濕。這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福利院的嬰幼兒每天大概隻有兩到三次換尿不濕的機會,而在普通家庭,一般是八次。你們可以去想象,你是一個嬰兒,有的時候你的身上長時間裹着濕濕黏黏、沉甸甸的尿不濕,非常難受,你的軀體感覺是被剝奪的。


我曾在福利院的流水線上給孩子們洗過澡(現在的情況可能大有進步),一個大池子,第一個人給孩子脫衣服,第二個人把孩子放進去,第三個人給孩子抹點什麼,後面的人裹毛巾、穿衣服,等等。流水線,沒有一對一的關系,身體的安撫根本不可能。當我做完這些以後回家,我睡不着,完全不能想象如果我是這樣一個嬰兒,我如何成長。


當我們志願者對孩子們說“我帶你玩沙盤”之前,需要對這些背景情況多些了解。我覺得,所有的方法都是弱的,很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真的體會一下一個孤兒的成長是什麼樣的。如果我們不了解,我們會忽略很多東西。


微信圖片_20190522200447.jpg


心靈花園從2007年走到今年,我越是往前走,我越慶幸我選擇了這樣一件事。這是2016年哈佛大學兒童中心的一個報告,它的影響非常非常大。為什麼呢?研究者通過追蹤研究發現,早期經驗對基因表達具有顯著影響。過去,我們認為,人的基因在出生的時候已經被決定了,不能改變了。但是,這個研究得到一些新的結論。大家可以通過學術論文數據庫或我們的工作人員找到原文來看。


同樣是來自哈佛大學兒童中心的一個短片,大家可以看一下。



它在告訴我們,養育者跟孩子的良好互動經驗有助于大腦神經元之間的連接。5歲以前的良好互動經驗(包括與人的互動,感覺的、情感的經驗)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它會影響到大腦皮層上各個部分(視覺的、語言的、記憶的、情緒的、運動的、行為控制的,等等)黃金連接點之間的有效連接、協作;如果5歲以前的經驗不好,這些連接點将是斷裂的,未來可能表達出學習能力低下或弱智。


如果大腦連接是豐富的,那麼,無論一個刺激是從視覺還是從情緒部分進來,它都會激活整個大腦皮層的活動。這是一個生命有能量的樣子。否則的話,就是斷裂的,比如,一個視覺的東西進來,它不往其他地方跑,不聯動。“我看到了,并不代表我看見了”,大家對這句話很熟悉吧?這是一種感覺部分的斷裂,各個刺激的入口是孤島。


在這個短片的後半段,有一個房子的意象,這部分在說,早期的部分非常非常重要,好比房子的地基非常好,這時,你如果需要向上發展,你先發展這個部分或那個部分,都沒關系。但是,如果沒有這個地基,那就會遇到麻煩,房子随時可能坍塌。


這個研究以及随後的一系列研究揭示,出生到5歲之間的養育經驗深刻地影響着基礎的表達,好比有了空氣、水和陽光;如果沒有這些,即使有基因也是白搭,它發展不起來。其中,最重要的是,大腦神經元的連接被阻斷了。


而這給我們志願者的一個提示就是,我們是否開展沙盤遊戲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定期過去、我們一直在那裡,這才有可能為他們提供豐富的感受與情緒刺激。




分享到:
/
心靈花園公益項目
Garden of the Heart & Soul
/